咨詢熱線:028-83207803 / 400-6699-039
免費在線法律咨詢   |   微信公衆號 
當前位置:主頁 > 勝訴案例 > 房産糾紛 >

開發商交房逾期,我所爲業主成功要回違約金9萬

【案情分類】:房産糾紛

【委托時間】:2012年3月12日

【案情簡介】

2010年1月,胡某向某房産公司購買成都市金牛區房産一套,價值80余萬元,本擬定預售合同時,房産公司表示:正式文本上所有條款包括交房日期2011年9月30日均不能改動,但胡某表示,由于其當時租用他人房産使用,故希望能盡早交付房産,經過數次談判後,房産公司同意在補充條款中加上“甲方承諾于2011年3月30日前純物業交付給乙方,若逾期按本合同第十一條款處理”(第十一條即:甲方如未按本合同約定期限內將該房屋交付乙方,乙方有權按已支付的房價款向甲方追索逾期利息。逾期利息自本合同第十條約定的交付期限第二天起算至實際交付日金。若逾期超過90天,甲方除支付逾期利息外,還應按乙方累計已支付房價款10%向乙方支付違約金)。

該合同簽訂後,胡某即按約支付了全部房價款,但至雙方約定的“純物業”交付時,房産公司僅辦妥房産驗收,而未辦妥合同約定所需具備的交付使用許可證,同時,房産公司擔心在未辦理交付使用許可證時,即向客戶交付房産將受行政處罰,故未按約定將“純物業”交付胡某,直至于該年8月份,其辦妥交付使用許可證後,方才向胡某交付房産,在辦理房産交接時,胡某接受了本所律師的建議,明確寫明“交房期問題另行解決”,最終雙方仍未就房産公司延期交付處理達成一致,胡某即委托本所律師向區法院提起訴訟。

 

【律師介入】

律師在訴訟狀中稱:合同系雙方真實意思之表示,當格式條款與補充條款中交房日期有異,應確認補充條件之約定爲雙方最終之約定,現房産公司未履行該項約定,應承擔相應違約責任。

訴訟中,雙方就“純物業”概念及違約處理起算時間發生較大爭議,我所律師認爲房産公司未依約交付房産構成違約,應按約支付9萬余元的違約金及利息;“純物業”交付即更實物交付,而房産公司稱其已于合同正文約定的9月30日前具備交付條件,並實際交付了房産。而雙方約定的“純物業”交付是指在不具備交付條件時的提前交付約定,由于其不符合政府有關之規定,故,其未實際向胡某交付“純物業”,加之合同第十一條約定的利息起算日爲第十條規定日期即9月30日,房産公司不應承擔違約責任。

 

【法院判決】

法院經審理認爲:雙方于合同第九條約定于2011年9月30日交付又在補充條款中約定:于2011年3月30日前將純物業交付原告,兩者約定之均是物業的交付,故應視爲雙方約定的交房時間爲2011年3月30日,而非2011年9月30日,房産公司未在上述期限內將系爭房屋交付原告,顯已構成違約,應當按照雙方之約定承擔違約責任。從而判決房産公司向胡某支付9萬余元的違約金及利息。後,該案又經二審、二審判決維持原判。

 

【律師總結】

本案所涉的合同共有十二條補充條款,雙方在訴訟中就數條補充條款及其概念均發生較大的爭議,這主要根源在于補充條款往往是因人而異的,在雙方擬定時,均未就其概念及涵意作出明確的規定,盡管本案最終法院采納了本所律師意見而支持胡某的訴請,但大部分情況下,購房人往往會因補充條款的不明確而最終無法保障配合法權益的實現。